在巴西對懷疑患有Covid-19的人的檢驗測試數量仍然不足。因此,許多專家認為感染率和死亡率可能高於官方數據。

女企業家瑪莉絲德菈·杜阿爾特·安德烈奧利(Maristela Duarte Andreoli) 正為過世的丈夫哀悼。發現有咳嗽、疲倦和肺部不正常的症狀後的59歲卡洛斯·愛德華多先生(Carlos Eduardo)在上個星期五 (27日)去世了。前一週去做Covid-19的檢驗測試報告結果還尚未公佈。

她說:「我在星期六舉行了他的葬禮,我感到非常難過。我沒有檢測報告結果,手上只有我和他沒有流感(Influenza)的報告。H1N1病毒的報告有當場出來,但新冠狀病毒的沒有。」

新冠狀病毒主要有兩種測試類型。最準確的是RT-PCR (反轉錄聚合酶連鎖反應檢測):用棉花棒收集鼻子和喉嚨分泌物樣本。

這種檢驗至少需要12個小時來測出該病毒是否活躍,有90%的準確度,即使患者在一天前才開始出現症狀也可以測驗出來。

巴西臨床病理學會的醫生卡洛斯·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費雷拉(Carlos Eduardo dos Santos Ferreira)解釋說:「這是主要測驗,是黃金級的檢驗。這是一項很難實行的檢驗,需要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需要特定的機器,需要特定的套件,需要研發方法,但這檢驗不普及很少被使用,突然需求量大增,多數實驗室沒辦法在短時間內的交出檢驗報告。」

這種檢驗僅在聖保羅市的阿道夫·盧茨學院(Adolfo Lutz Institute)就有1萬4千的檢驗測試,等待分析報告中,他是整個聖保羅洲公共醫療體提供測驗服務的唯一一家學院。

傳染病學家 傑安·戈林奇泰因(Jean Gorinchteyn)說,該國的實驗室除了缺乏硬體設備外,還缺乏供應。

埃米利奧·里巴斯醫院(Hospital Emilio Ribas)的傳染病專家說:「測試中就是缺乏了使用的產品和試劑,而且人力有限,缺乏能直接對這些測驗進行分析的技術專員,導致了要提供給醫院機構的報告時間受到延遲。」

世界各國政府也正在使用另一種類型的測試:快速測試:在星期一(30日)從中國運來了500,000試劑盒。Fiocruz將對測試包進行分析,之後再分發給各州。

快速測試是通過血樣,用刺手指的方式取樣。它可在十分鐘內檢測出人體對新冠狀病毒產生出的抗體。但是,由於產生抗體的時間因人而異,因此建議給已有此病毒症狀的人,在第7天後進行檢查。IgM表示這個人現在有還有病狀,IgG則是已經得過此病的人。

衛生部長路易斯·漢里克·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解釋說:“這工具能讓衛生醫療系統了解如何管理人口密集行動的動態。”

目前衛生部建議僅對住院病人和衛生專業人員進行檢查。部長說,政府打算以drive-thru方式(得來速) 進行PCR檢驗。

曼德塔(Mandetta)解釋說「我們與一批私人實驗室簽署了合約。讓我們做檢查點(check points),人們稱之為drive-thru(得來速)。我們有物流規劃,讓檢驗全部集中在聖保羅和里約,在24小時內將測驗報告回饋給醫療系統。這個測檢幾乎是我們的防護罩,它能讓我們了解傳播的速度。另外,我們能大量使用測驗來了解擁有抗體的人群的成長速度。

看到病例增加,而又不確切知道新冠狀病毒的總數,該國各地的市政官員都決定自行購買試劑盒。在聖保羅州,七個在ABC的城市宣布將獲得100萬快速測試包,足以對36%的人口進行測試。在里約熱內盧的尼泰羅伊市(Niterói)希望成為該國第一個進行大規模測試的城市。

在這城市有將近20%的人口是60歲以上的人,在本週會拿到從美國進口的4萬個試劑盒。這做法是要分辨出已被感染的人,隔離這些被感染的人並讓病毒的傳播減少。

傑安·戈林奇泰因(Jean Gorinchteyn)辯說:「當我能運用這個測試的力量來幫助支援衛生局官員製定阻斷策略,通常是最有效的,我也可以讓疫情扁平化,讓病例數增長速度緩慢,減少重病案例和重病案例對醫院帶來的負擔。」

https://g1.globo.com/jornal-nacional/noticia/2020/03/31/numeros-da-covid-19-no-pais-podem-ser-maiores-porque-quantidade-de-testes-e-insuficiente.ghtml?

#巴西 #新冠狀肺炎 #COVID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