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日 下午11:30

最新研究顯示,對人類極度好奇又友善的南美洲超萌動物──大羊駝(駱馬,llama),牠們的血液中含有能夠抗擊新冠病毒的關鍵抗體。美國、比利時一組科學家近來從4歲大羊駝溫特身上找到對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潛在方法,將大羊駝血液中的兩種特殊抗體「黏接」起來,改造過的新抗體可以緊密黏合在新冠病毒糾纏宿主細胞的關鍵蛋白上,最終可以阻止病毒入侵。

接種大羊駝抗體疫苗後 1至2個月可生效
研究學者麥克雷蘭(Jason McLellan)自信說:「這是能中和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的首批已知抗體。」比利時根特大學(Ghent University)、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T Austin)、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共同研究大羊駝身上蘊含的抗疫潛能,研究論文5月5日將登於國際科學期刊「細胞」(Cell)上。

德州大學指出,共同作者之一的德州大學生物學家麥克雷蘭表示,接種大羊駝抗體疫苗1至2個月之後,疫苗就能夠發揮「主動免疫」的保護效力,「抗體療法可以直接提供保護性抗體」,「還可用於治療已經染病的人,減輕症狀的嚴重程度。」疫苗尤其能幫助老年人等高危群體,以及需要長時間暴露於病毒風險的一線醫護人員。

溫特的血液抗體立大功
作為研究主角的母駱馬「溫特」(Winter)住在根特大學農場裡,與大約130隻其他大羊駝和羊駝(Alpaca)一起生活。溫特第一次參與實驗是在2016年,當時牠9個月大,研究人員研究兩種先前肆虐的冠狀病毒──SARS病毒(SARS-CoV-1)、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CoV),近來則針對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進行治療途徑研究。

冠狀病毒身上的「棘狀蛋白」(spike protein)是協助它入侵人體細胞的利器,製作疫苗的其中一個原理就是,生產辨識棘狀蛋白的抗體,再測試該抗體中和病毒的能力。2016年,美國、比利時研究人員驚喜地發現,從溫特血液中取出的抗體,可以辨識出SARS病毒的棘狀蛋白。最新研究則指出,把溫特體內能夠辨認出SARS病毒的2種抗體結合後,還可以辨識出新型冠狀病毒。

大羊駝、羊駝等駱駝科動物體內偵測到細菌和病毒等外來入侵者時,免疫系統會產生兩種特殊抗體:一種類似於人類抗體,另一種則只有人類抗體的1/4大小。這種微小的抗體可以用於吸入器治療中,論文第一作者、麥克雷蘭實驗室的研究生沃拉普(Daniel Wrapp)說:「這表示微小抗體或許可以成為對抗呼吸道病原體的藥物,因為它可以直接透過吸入器傳遞到感染部位去。」

4年前無心插柳,成就疫情大流行的研發驚喜
研究人員20多年來一直嘗試將「改造抗體」作為細菌與病毒感染的新療法,大羊駝抗體研究似乎標誌此類嘗試的初步成功。美、比研究小組正準備在倉鼠或其他靈長類動物身上進行試驗,此後還需要進行更多人體臨床試驗,才能確定大羊駝抗體是否可以用於人類身上,協助治療新冠肺炎症狀。

《南華早報》報導,根特大學研究人員得弗列格(Dorien De Vlieger)4年前協助從溫特體內分離出針對冠狀病毒的抗體,她不可思議地表示:「我先前以為這只是一個很小的項目。現在,這項目的科學影響變得超出了我的預期。病毒竟能如此難以預料,實在是太驚人了。」

葡文相關報導
https://revistagalileu.globo.com/Ciencia/noticia/2020/04/anticorpos-de-lhama-ajudam-neutralizar-novo-coronavirus-mostra-estudo.html?

新聞來源
https://tw.news.yahoo.com/%E5%A4%A7%E7%BE%8A%E9%A7%9D%E6%8B%AF%E6%95%91%E5%85%A8%E4%BA%BA%E9%A1%9E-%E9%80%99%E7%A8%AE%E8%B6%85%E8%90%8C%E5%8B%95%E7%89%A9%E7%9A%84%E8%A1%80%E6%B6%B2%E6%8A%97%E9%AB%94-%E5%8F%AF%E4%BB%A5%E6%89%93%E6%95%97%E6%96%B0%E5%86%A0%E7%97%85%E6%AF%92-023001393.html?

#巴西 #新冠狀肺炎 #COVID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