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2日

前腳巴西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兇猛破萬,後腳總統博索納羅就宣布開放健身房和理髮店。

跟同樣進入解封期的意法德等國不同,巴西疫情呈現出逆流而上的勢頭,博索納羅卻一門心思要推動經濟重啟。這位以行事風格強硬著稱的極右翼總統,一度把新冠肺炎肺炎稱作小感冒,如今他自己就被視作國家疫情最大的威脅。

截至12日,巴西累計確診169594例,暫居全球第8位;累計死亡11653例,死亡率達15%。儘管相較於上周末報告的數據,確診和死亡病例增速有所下降,但短時期的波動暫不能給巴西總體疫情走向下定論。

上周六(9日),巴西單日新增確診病例10627例,死亡730例,死亡總人數突破1萬。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稱,每五天巴西的死亡人數就會翻一番。

但這並沒有阻礙博索納羅解封的決心。他在11日宣布,健身房、理髮店、美容院都屬於必要服務範疇,能夠在疫情期間恢復營業。同樣被允許復工的還有工業生產和市政建設。此前藥房、食品商店、教堂等也都獲准營業。

博索納羅表示,經濟停滯生活就無法繼續,也不能為醫生提供充足的物資支持。他此前也多次表達對地方政府出台的保持社交距離政策的不滿。

巴西衛生部長泰克(Nelson Teich)在當天的記者會上說,博索納羅在宣布這一決定之前並沒有諮詢衛生部的意見。衛生部還發聲明稱,他們出台了一份從嚴到寬各個等級的社交疏離標準,但最終決定會由地方政府作出。

從2月25日報告首例確診病例開始,巴西的抗疫策略始終處於混亂狀態,總統不以為意,地方各自為政,在一定程度上為巴西疫情加了把火。

總統是最大威脅

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哈里斯(Margaret Harris)周二(12日)在簡報會上表示,和美國一樣,巴西領導人從開始就沒有認真對待該組織有關疫情暴發的警告。

目前巴西確診人數和死亡數都居拉丁美洲之首,而經濟最發達的聖保羅和里約熱內盧是巴西疫情的「震中」。

這兩個州在上周發布指令,要求民眾在公共場所和交通工具上必須佩戴口罩。聖保羅從11日起限制汽車出行,並把禁足令延長至本月底。

由於疫情有向內陸小城市轉移的趨勢,包括塞阿拉(Ceará)、帕拉(Pará)和馬拉尼昂(Maranhão)在內的北部和東北部三個州宣布封鎖首府,其他城市也只允許出門進行添置食品等必要活動。

這些做法讓博索納羅很是惱火。作為保持社交距離措施最堅定的反對者,博索納羅多次呼籲各州儘快結束居家隔離,甚至親自參與抗議集會,未佩戴口罩。博索納羅認為,地方政府在隔離上做的太過火,對經濟造成極大破壞,許多企業已經進入「重症監護」狀態。

7日博索納羅召集財政部長蓋德斯(Paulo Guedes)和15名企業領導人,向最高法院院長托夫利(Jose Antonio Dias Toffoli)表達了對社交疏離措施的擔憂。巴西最高法院4月裁定,地方州市有權決定各自地區的防疫政策,總統無權干涉。

博索納羅政府內部也因此陷入分裂。前任衛生部長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就因與博索納羅在抗疫策略上有分歧,在4月中旬被解僱。曼德塔不顧博索納羅反對,帶領衛生部出台一系列指導意見,包括呼籲全國民眾保持社交距離,並在電視採訪中公開批評博索納羅忽視疫情。

曼德塔離職一周後,聯邦警察總長、司法部長莫羅(Sérgio Moro)因不滿博索納羅擅自替換警察總長,宣布辭職,並指責博索納羅濫用職權。

《柳葉刀》9日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直指博索納羅是巴西疫情最大的威脅。正是他對封鎖措施的「漠視和輕蔑」引起了巴西混亂。

博索納羅一意孤行背後是激增的經濟壓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估今年巴西經濟將萎縮5.3%。巴西央行6日宣布,將基準利率下調75個基點,從3.75%降至3%,使得巴西雷亞爾進一步陷入險境。雷亞爾今年全球表現最差的貨幣之一,年內跌幅接近30%。另據德意志銀行,國際投資者出脫巴西公債的規模創全球最大。

經濟負擔不斷增加也使巴西民眾更急切希望能重回正軌。民調組織Datafolha上月初的調查顯示,有60%的巴西民眾對自我隔離表示支持,但這一數字到月底跌至52%。即便在出台了封鎖措施的地區,由於缺乏嚴格管控,依然有人繼續自由活動。

上月底,當被記者問起對不斷增加疫情數字有什麼看法時,博索納羅反問道:「所以呢?你希望我做什麼?」

下一個疫情中心?

歐亞多國已經越過疫情峰值,美國是目前疫情最嚴重的國家,而人口逾2億巴西則被認為有成為下一個疫情中心的潛力。

根據英國帝國理工大學4日發布的一項研究,巴西病毒感染率(R值)為2.81,也就是說每個感染者平均會傳染給2.81個人,高於美國、法國、德國、西班牙等。只有當R值低於1時,才能視作疫情傳播勢頭得到控制。

從巴西單日新增確診人數變化中可以看出,4月23日以後新增病例較之前有大幅增加,其中3天新增逾萬例,單日死亡病例也呈指數級增長。

在聖保羅重症監護室救治新冠患者的阿澤維多(Luciano Cesar Azevedo) 表示,聖保羅90%的重症監護床位已經被占用,巴西死亡人數正邁向10萬大關,而醫療系統已經不堪重負的里約或將變成下一個紐約。

《大西洋月刊》還提到,位於南半球的巴西即將進入冬季流感高發期。如果流感和新冠肺炎疊加,不僅會加大診斷難度,也可能出現混合感染的情況。

巴西社會巨大的貧富差異也是疫情發展的助力。巴西有超過1300萬人住在貧民窟。在狹窄、髒亂的環境下,保持社交距離基本不可能,就連乾淨的水都是奢侈品。

巴西人權觀察主任卡尼努(Maria Laura Canineu)表示,巴西第一波確診的基本都是高收入的白人,他們有能力出國旅行,因此會在國外感染病毒,但同時他們也有能力前往私立醫院就診,獲得更好的醫療條件。但近期確診和死亡病例中黑人的比例越來越高,他們大多處於社會中下階層。

《柳葉刀》則指出,深居內陸的原住民也無法倖免。博索納羅推動的亞馬孫雨林開發工程早在疫情暴發前就已影響他們生活,由於缺乏廣泛的社交疏離規定,繼續作業的工程工人則可能將疫情傳播至雨林深處的原住民社區。

「一切都還剛開始。」阿澤維多說。(肖恩/文)

葡文相關報導
https://veja.abril.com.br/mundo/bolsonaro-e-maior-ameaca-a-luta-contra-covid-19-no-brasil-diz-the-lancet/?

英文「Lancet」相關報導
https://veja.abril.com.br/mundo/bolsonaro-e-maior-ameaca-a-luta-contra-covid-19-no-brasil-diz-the-lancet/?

新聞來源:https://kknews.cc/world/oqvr6eq.html?

#巴西 #新冠狀肺炎 #COVID_19